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轉載] 林中斌:心靈:民主的救藥


培養公民思考公共政策的一致邏輯,才不會陷入進退維谷的尷尬,例如:
1、如果資金向外投資,是淘空台灣,資金進入台灣,是買空台灣資金該如何規範
2、如果人才出國工作或移民,是腦力流失,人才移入台灣工作,是工作機會流失人力問題如何解決
3、如果大陸不讓利是我們吃虧,讓利是政治陰謀對陸經貿政策該如何制訂
政黨會輪替,朝野角色會互換,如何逐漸形成共享的價值觀,是形成公民社會的重要因素。可惜的是,我們的政黨未能發展出這樣的思維,反而陷入了執政時一意孤行,在野時拚命反對的惡性循環,讓台灣的民主轉型期無限期延長。
解決這個惡性循環的關鍵還在於人民,民眾的價值觀是否還隨著政黨立場浮動變化,將會決定政黨的表現以及我們社會討論公共議題的標準。   ---盛治仁:自作自受」的民主政治
 
2014.04.17      林中斌:心靈:民主的救藥     聯合報
今日美國,貧富極端化遠超過世界平均曲線,每天8個兒童死於槍枝暴力。但限制財富集中,或立法管制槍枝,政府無能為力。因為政黨惡鬥,政策癱瘓。
2黨相互制衡,以防政策偏頗,是開國元勳精心設計的制度,而今導致兩黨僵持不下,政府寸步難行。
為何之前2002黨制衡運作良好,而今反成障礙? 
「制衡制君子不制小人。」這是我曾教過的高材生林怡舟所答。
為何以前兩黨多君子,而今不然?
榮譽感沒有了。」他答。
為何榮譽感以前有,現在沒有了?
美國不是有最好的民主制度,以及制度培養出的公民素質、法治社會嗎?難道都不管用了嗎?
顯然,之前美國民主運作良好的根源不是制度。
美國民主制度若沒有開國元勳高風亮節的精神充沛其中,只是空殼子,撐不起來。

華盛頓戰勝英軍,解散軍隊,拒稱帝,總統不多連任。
2任總統亞當斯和繼任者傑佛遜,皆為以國為重的君子,因政見不同成政敵,但卸任後恢復友誼。
這些高貴的精神後來為何流失了?
物質淹沒了心靈
...

Scilla Elworthy:面對暴力及恐懼的3種智慧


Scilla Elworthy面對暴力及恐懼的3種智慧
上個世紀,由政府告訴人民應該要做些什麼,而現在,草根力量崛起,除了政府之外,人民也擔起共同打造烏托邦的責任。Scilla終其一生都在思考:面對暴力如何在不使用暴力的情況下, 
有面對恐懼的智慧
化憤怒為力量
並且開啟有效的對話

周全的計畫來自健全的心靈
擁有面對恐懼的智慧,成為是否能消弭衝突的關鍵。當你處於不利局勢,該如何保持冷靜?你的優勢在哪?弱點在哪?是否已設立停損點,避免傷害過大?為何堅持、為何抗戰?藉由探討自我,你將會更了解自己,並在思考中獲得面對恐懼的力量 
在緬甸帶領學生抗議團隊的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曾在抗爭過程中,遇上一排機關槍直指額頭的情況,處在如此緊繃的局面下,她看見的不是內心的恐懼,而是扣著板機卻手抖不止的士兵,於是她請學生坐下,以出奇的冷靜,不卑不亢地走向拿槍的步兵面前,請他將槍放下,成功化解一場可能的流血衝突。

將憤怒化為引擎的原動力
除了恐懼之外,憤怒也是引發衝突的一大原因。人們的憤怒通常起於見到不公不義,而憤怒就像汽油,若你潑出汽油,有人點了一根火柴,就會如處煉獄;但你若將汽油放入引擎,就有足夠的力量,帶給人們希望,走過悲慘的時刻。
挑起辯論、恣意批評,欲使對方感到羞愧,這樣的方式完全無效,Scilla「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人,他們在做他們認爲對的事,而這就是雙方交流的基礎。唯有將憤怒訴諸於「議題」而非針對「人」,對立的2方才有可能進行一場能夠帶來改變的對話


2014年4月19日星期六

[轉載] 洪蘭:別急,沒有「輸在起跑點」這回事



洪蘭:別急,沒有「輸在起跑點」這回事
巴特康納(Bart Conner)是1984年奧運美國男子體操第1面金牌的得主。他小時候並沒有什麼特別,有一次在家裡頑皮,倒立用手走路,他爸爸看見了,覺得很有趣,客人來時,便叫他出來表演,這一點的鼓勵就使得他在家勤練倒立,用手上下樓梯。在學校裡,男生都希望引起女生注意,他沒有別的特長,便常在教室中耍寶、倒立行走。有一天被體育老師看到了,覺得他有天份,便帶他去參觀體操訓練中心。他一眼看到平行桿、單桿和木馬就知道這是他將來安身立命的地方,便回家懇求母親讓他去練體操,那天他10歲。
一開始,教練不收他,嫌他彈性不夠、骨頭不夠柔軟,但是他鍥而不捨的苦練,終於替美國拿到第1面男子體操的金牌(他的太太是1984年奧運羅馬尼亞女子體操金牌的Nadia Comaneci)。巴特自己說「一分天才、九分努力」,他是苦練出來的。

任何領域要成名都得下苦功,孩子如果有莫札特的能力,我們給他莫札特的環境,他會成為莫札特。他如果有莫札特的能力,但是沒有莫札特的環境,「生命自己會找出路」,他的過程會坎坷,但是他還是會成為莫札特。我們最怕的是孩子不是莫札特,而我們一定要他變成莫札特,這時親子雙方都很痛苦:父母會很失望,覺得孩子是扶不起的阿斗,孩子會很痛苦,知道自己達不到父母的標準。巴特的例子讓我們看到適性發展加上一點點的肯定,可以有很大的成就。

2014年4月16日星期三

2014/04/16 陶冬:從QE到QQE


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是央行直接通過購買債券(不分期限)增加金融市場上的現金數量來壓低目前的資金價格(即期、短期利率)
質化寬鬆(Qualitative Easing)是在購買長期債券的同時期債券,試圖降低金融市場上未來的資金價格(遠期、長期利率),進而抑制可能出現的資金緊張。質化寬鬆指的就是美聯儲在20119月搞的“扭轉操作(Operation Twist),實際上是市場人士給這種操作起的“外號”,方便和2輪“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放在一起對比討論。但似乎並不流行(我猜是因為2組詞拼寫接近,縮寫都是QE,容易混淆)
簡而言之,一個關注的是缺錢現象本身,另一個關注的是缺錢的預期一個是直接朝近期的池子裡放水,另一個是放水的動作同時抽水,把近期的錢投放到遠期


2014/04/16      陶冬:從QEQQE 
發達國家近來不約而同地出現了通貨膨脹回落、CPI遠遠落後於央行目標的情況,重蹈日本失去的10成為各國經濟界一個熱門話題。當物價上漲呈負值時,消費者推遲購買計畫、持幣待購。企業缺少投資動力,不願請人。通縮影響企業與個人的心理與情緒,放緩經濟活動,而且這是自我形成的惡性循環。上世紀90年代的日本便是一個典型案例,令各國決策層深懷戒意。 
歐洲的通縮壓力,主要來自強勢歐元。匯率升值,令能源進口成本下降,帶動CPI回落。同時除德國之外的國家,目前尚處在財政緊縮的階段,公共開支收縮,影響到整個內需。歐元區各國的經濟狀況千差萬別,貨幣政策卻只有一個。德國幾乎處於完全就業狀態,而西班牙的失業率超過20%。各成員國沒有自身的貨幣政策,缺少通過匯率調節經濟的能力,把所有的壓力都集聚在歐洲央行的統一政策上。
儘管南歐北歐對通脹所持的態度有別,大家對歐元持續升值同樣不滿,於是歐洲央行近月的目標便放在迫使匯率貶值上。3月份歐洲央行會議,就針對匯率開始口頭干預,但是市場對此無動於衷。歐央行不得不在4月會議再次加碼,聲稱全體成員國一致同意考慮包括QE在內的一切寬鬆措施。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在IMF/世界銀行半年會上更直言經濟需要進一步的刺激措施。

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

TED Talk 18分鐘的祕密 細節#3 肢體表達

TED Talk 18分鐘的祕密  細節#3 肢體表達
平常怎麼比劃,演講時就怎麼比劃
  自然手勢的動作範圍要落在腰部以上,頸部以下。
差別只在於誇張的程度,場地有多大,手勢就多大,好讓觀眾看得清楚。
手勢的作用在於強化在於輔助講話,而不在於搶戲。比如說我們偶爾會遇到講者重複某個動作到令人生厭的程度這樣就適得其反了。
  善用雙手只是外在表達的一環,更重要的是整體肢體語言
  首先你要真誠的微笑
笑不只能傳達出你的信心、你的冷靜,還能在你與台下觀眾之間建立起互信。你當然不能從頭笑到尾,而是讓臉部表情與演說內容配合。
  學會笑,學會站之後,下一課便是眼神接觸
眼神接觸的祕訣在於想像你正在輪流跟個別觀眾聊天,我建議你的眼神隨機輪流與每個觀眾接觸,並與對方保持眼神接觸每人一次3-5秒;大場面以一區塊為單位,每區塊約3分鐘。
  可以把講台看成有固定舞台配置的,也就是說在不同區塊做不同事情。講故事,要站在點A;說大道理,就得移駕到點B,以此類推。另外,朝著觀眾走去是一項非常有力的工具,可以藉此來強調某個重點或與台下建立關係。

TED Talk 18分鐘的祕密 細節#1口條


1部談演說的結構(2-8)2部談演說的細節(9-14) 
2部 演說的設計與執行 細節#1-6
TED Talk 18分鐘的祕密  細節#1口條
TED講者營造一種一對一跟人聊天的感覺
 如果你平常聊天時說話習慣不好,這些缺點上了台也會被放大。但只要稍加練習,你台上台下的表達都可以進步。
  為了做到這一點,講者得用原本的正常聲音說話,熱情謙遜誠摯
熱情加上好奇心,就會有感染力。
謙遜指的是用引導的語氣與合下分自然流露」...


範例:
Steve Jobs 賈伯斯史丹佛大學演講「求知若渴、虛懷若愚」

TED Talk 18分鐘的祕密 #7故事怎麼說


本章教人如何說個動人的故事以篇幅言本章排名第2

TED Talk 18分鐘的祕密 #7故事怎麼說 
演講內容的每項重點都要結合故事與事實
演講過程中一定要不斷穿插故事跟事實,其中故事又比事實更重要。說到底,想要改變是出於感性的衝動,而非理性的邏輯。 

有血有肉的真正角色是故事精彩的保證。
  該理想上的好故事當然是我們親身體驗或目睹的故事,除非別人的故事實在太精彩,可以為生冷的數據添加生氣。
  你有了要說的故事雛型後,接下來要確立演講的結構。不敗的做法是先介紹人物出場替他們套入一個情感糾葛的衝突,最後再來個結局。這樣就是一個典型完整的英雄故事。

範例:
Malcolm GladwellChoice, happiness and spaghetti sauce
大眾心理學家馬爾康•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決斷2秒間(Blink)》《引爆趨勢(The Tipping Point)》作者)TED 演講以「義大利麵醬」為例,說明快樂來自於接納人類的多樣性而廣為人知。他認為,成功的義大利麵醬的關鍵,在於提供各種類型給不同喜好的人們選擇。為了證明這樣的看法,他得藉助別人的故事:
...我決定來談談一位過去20年當中,帶給美國人無上快樂的人,這人在我心中是一個大英雄。他叫做霍華莫斯可維茲,他之所以特別,是因為他給了義大利麵醬新的生命。霍華大概這麼高,身材圓滾滾的,60多歲,大大的眼鏡,稀疏的頭髮,但神采飛揚外加活力十足。他養了一隻喜歡聽歌劇的鸚鵡,還是歐洲中古歷史的業徐專家。

上面短短不過幾句話,但葛拉威爾不知不覺中完成了2項「壯舉」:
1) 他讓霍華這位很有特色的老人家生動地出現在觀眾眼前。與其說葛拉威爾在介紹霍華,不如說他用文字在替霍華拍照。他點出霍華喜歡鸚鵡、歌劇、中古歷史,而達到栩栩如生的效果。
2) 葛拉威爾賦予霍華一個英雄形象。